“纪念邹绛先生90诞辰座谈会”纪要
发布时间2015-10-22 11:30:27     作者:    浏览次数: 次

 “纪念邹绛先生90诞辰座谈会”纪要
      中国新诗研究所 向天渊整理

编者按:邹绛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诗歌翻译家,中国新诗研究所研究员。他翻译的智利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聂鲁达和美国黑人诗歌在国内的影响特别广泛。邹绛先生也是格律体新诗的有影响的倡导者和实践者,胡乔木同志曾给他写信,肯定他在这方面的成就。1996年1月9日他去世以后,诗人张继楼给新诗研究所送来挽联:“ABCD随风去,平仄对仗留人间”,十分准确地概括了邹绛的成就。为纪念邹绛先生,我所邀请他生前部分好友、同事、学生,于4月17日在所会议室召开“纪念邹绛先生90诞辰座谈会”。会议取得圆满成功,《文艺报》、《重庆日报》、《重庆晨报》、《重庆晚报》、西南大学校园新闻等以消息、新闻、专栏、专版、纪念文章等不同方式,表达了对邹绛先生的怀念与崇敬。此外《重庆文艺》、《重庆评论》、《中外诗歌研究》、《诗学》等也在组织纪念专栏。现发布本次座谈会纪要,以共同缅怀邹绛先生。

  2012年4月17日,中国新诗研究所在会议室隆重召开“纪念邹绛先生90诞辰座谈会”。会议于上午9时30分准时开始,由重庆市文联荣誉主席、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吕进教授主持。

  在介绍参会嘉宾之后,吕进教授宣读了重庆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何事忠发来的贺信,何部长肯定了举办座谈会的重要意义,并预祝会议取得成功。接着是西南大学校长张卫国致欢迎辞。张校长充分肯定了中国新诗研究所在我校乃至全国的重要学术地位,高度评价了邹绛先生对创建中国新诗研究所、培养诗歌研究人才方面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以及在诗歌翻译、写作、教学和倡导格律体新诗等方面所取得的卓越成就。

  随后,中国新诗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熊辉教授简要介绍了邹绛先生的生平及其在诗歌创作、翻译、编辑、教学、研究等方面的卓越成就。邹先生在国外的弟子胡兴寄来信函,充满深情地缅怀了邹绛先生对自己的谆谆教诲。

  在自由发言中,吕进教授率先以“圣人邹绛”为题,回忆了与邹绛先生共同创办中国新诗研究所的点滴往事:“邹绛本名邹德鸿,因追求革命才以‘邹绛’为笔名。绛者,红色也。当年他正是为躲避家乡乐山反动当局追捕才来到重庆。1947年,邹绛曾接待由母校武汉大学地下党介绍来访的江姐。”“我们是忘年交,真是并肩开路,同尝艰辛。他住的宿舍很简陋,以至于外国朋友去访问他时也大吃一惊。”给吕进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1987年学校评审高级职称的一个例子。“当时,人事处长老宋给我打电话,说这次教授名额不够,邹绛就评研究员吧。”老宋希望吕先生务必抽时间亲自上门,做好邹老师的工作。“我自然心中有数:何须上门啊!(我)打电话给邹绛,说了情况,他‘啊’了一声,就转过来谈编辑新诗研究所的所刊《中外诗歌研究》的一些事情了。” 除了对物质几乎没有任何要求外,在治学、育人方面,邹绛先生也给吕先生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他住进医院,我们去看他,病房里就开起了工作讨论会。在弥留之际,他还在病床上向教学秘书小李口述研究生期末考试的考题。第二天,他就离开了我们。”在吕先生看来,“邹绛给自己树立的人生标杆很高,他是一个脱俗的人,纯净的人;是一位守住精神家园,完全不在意物质生活的人。他是诗歌翻译界的‘圣人’”。

  梁上泉是重庆著名诗人,他的诗作也是邹绛先生发现并率先发表出来的,可以说是邹先生将他推上了诗坛。座谈会上,他激动地追述了邹先生对他的诗歌创作的无私帮助,并将他1996年为悼念邹先生创作一首旧体诗用毛笔书写出来,现场展示、朗读并赠送给中国新诗研究所保存,以表达他对邹先生深深的怀念之情:“教授真消瘦,世人莫笑痴。译编忘苦累,学用两驱驰。意重吟坛论,情倾格律诗。深交四十载,生死是吾师。”

  自称“诗酒自娱”的万龙生,是现代格律诗的捍卫者和实践者,之所以会这样,很大程度上是受邹绛先生的影响。座谈会上,万先生以一贯的充满激情的方式,宣读了自己准备好的发言稿,他认为:“邹绛先生是一位毕生与诗为侣,以诗为业的罕见的学贯中西,兼察古今的全能型诗家,在创作、研究、教学、翻译、编选诸多方面都为诗做出了显著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就我个人而言,他是我终生难忘的亦师亦友的知音。”“如今,在纪念先生90冥诞的时候,作为格后继者,我可以告慰先生:你生前为之付出年华与心血的格律体新诗事业,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网络这一现代传播方式的推动下,一群志同道合的诗友们集结在一起,创办了‘东方诗风’论坛,并且经过不懈努力,实现了网络与纸媒的结合,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都已经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今天就让我以此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吧:你的确可以放心了。”

  傅天琳是获得全国新诗奖和鲁迅文学奖的著名诗人,虽未做过邹绛先生的学生,但她在北碚文化馆工作期间常受馆长之托给邹先生送信件、资料等,因此与邹先生有很多交往。她说:“做人、做诗,邹绛老师都是我们的楷模。我到他家里,除了一杯白开水,什么都没有。当时,我好比是一块非常饥渴的海绵,听到什么都觉得好得很。他给我看刚翻译出来的诗,感觉非常新鲜。有一次,杨炼到了北碚,我与他交谈中提到了邹绛老师,他惊喜地问:‘就是翻译聂鲁达的邹绛?他在北碚?’我带他到邹老师家,看到了邹老师刚翻译出来的一首外国诗歌,杨炼居然从头到尾抄下来带走了。” 傅天琳还说,自己想告诉邹老师,“虽然我不写您极力提倡的格律诗,但一定要像做格律诗那样严谨地做人。”

  诗人何房子是中国新诗研究所1992级的研究生,他也在座谈会上宣读了书面发言:“我的导师是吕进老师,邹老师带的是比较诗歌研究方向,是我们翻译诗歌课程的老师。那时的新诗所有一个好的传统,就是分方向不分课程,我们新诗文体学方向的学生都要上比较文学方向的课。”何房子回忆,一二年级每周的课都是在邹老师家上,“师生之间的距离就是一张茶几,这样近距离地和邹老师相处了两年多。”在何房子看来,“邹绛先生是达到了孔子弟子称誉孔子的‘四毋‘境界的人。这四毋是: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正因如此,邹先生才纯粹,成为我们记忆中的一块路碑,我们前行路上的一盏不灭的明灯。”

  四川师范大学段从学教授是邹绛先生的入室弟子,他至今仍记得在老师家上课时的情景:“家里除了桌子、椅子全都是书,椅子也没有多的,有时需要把书搬移到厨房才能让我们坐下来。他有很多书都不止一本,随时都可以借给我们或是送给我们。”段从学还简要概括了邹先生在格律诗创作、诗歌翻译方面的主要贡献,并谈到自己很幸运成为邹先生的学生,能够赶上类似传统书院式教育的尾巴,受益匪浅。

  宁波大学副教授钱志富博士,也是新诗所早年毕业的研究生,他谈到自己有几次神秘的体验,其中一次是在邹老师逝世前一天的晚上,“我忽然梦到他向我走来,就在这时,一辆汽车将他撞到了,我也就在惊愕中醒了过来。第二天,我就接到办公室主任符老师的电话,说邹老师去世了。”

  西南大学期刊社副社长、学报副主编蒋登科教授,同样是新诗所早年的毕业生,他也宣读了书面发言,他说:“邹绛老师离开我们已经16年多了。但是,邹老师的形象在我脑海里仍然是那样清晰,仿佛就在昨天,我们还在昏暗的灯光、缭绕的烟雾和平静的乐声中聆听他的娓娓叙谈。”“邹绛老师首先是现实中的人,经历过人生的颠簸,经历过岁月的沧桑,但他更是一个生活在自己的宁静世界中的诗人,不为外在诱惑所动,不为个人得失所困,不为名利纷争所扰。他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之低,吃着馒头喝着粥,伴着优美的音乐,在诗的世界中流连,在精神的乐土中耕耘,既享受纯净的精神芬芳,又创造艺术和人生的辉煌。他所建构和置身其中的世界,其实就是我们的心灵所追求的高境界,他所体现出来的人格其实就是我们苦苦寻觅的崇高的人格。在邹绛老师逝世的时候,吕进老师以‘人到无求品自高’来评价邹绛老师。我今天仍然认同这个说法。”

  比邹绛先生仅小一岁的的杨本泉先生是到会者中最年长的,也最早结识邹先生。1942 年,他就在刊物上读到了邹先生翻译的莱蒙托夫的诗歌,但直到1950年参加工作后,才和邹绛见面相识:“当年我在重庆日报做记者跑文化、编副刊,认识了在文联工作的他。从那时起我就觉得他沉默、少语, 但是一个老好人。”“到了1980年代,随着交往的深入,自己才发现邹绛其实是一个非常活跃、名气很大的诗人。”他也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经常放下自己的事情去帮助别人:“由于他帮助自贡一位诗人修改诗作,暂时放下《外国名家诗选》第四卷的编选工作,差点让这本诗选不能出版。”“他还帮助山东诗人孔孚出版诗集,结果,那本诗集引起较大反响,孔孚也对邹绛充满感激。”杨先生的故事有很多,一时还无法讲完,可时间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吕进先生只好行使主持人的权力,打断了他的讲话。

  接下来,中国新诗研究所在读研究生朱佳宁、晋彪、向阳、张昊等同学声情并茂地朗诵了邹绛先生创作的诗歌《我愿我是一首诗》、《给缪斯眷顾的人们》以及他翻译的聂鲁达诗作《向中国致敬》。

  欣赏完诗歌朗诵后,重庆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严兵发表了讲话,他从四个方面高度评价了邹绛先生,称他是德艺双馨的楷模、敬业奉献的园丁、淡泊淡定的人杰、成就斐然的大家;严兵处长认为在《延讲》发表七十周年之际,此次座谈会有非同寻常的重要意义。

  重庆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杨矿,是重庆知名诗人,也是新诗所的老朋友,他借讲话之机,回忆了协助邹先生编辑《中外诗歌交流与研究》的系列往事,赞扬了邹先生兢兢业业、无私奉献且平等待人的高尚人格,对座谈会的成功举办也给予了充分肯定。

  最后,重庆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明凯讲话,他高度评价了中国新诗研究所的三大导师(方敬、邹绛、吕进)对重庆新诗、中国新诗的发展所做出的巨大努力与成就,他认为邹绛先生的诗歌作品是用生命与情感谱写的格律严谨的乐章,他的诗歌翻译为中外诗歌、文学的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而他作为一位诗歌教育家、编辑家更是将自己的文学修养种植到别人的诗作之中。王明凯书记还指出,我们纪念邹绛先生,要发扬他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精神,要有担当,要尊重生活、乐于奉献。

  出席本次座谈会的还有西南大学副校长靳玉乐,诗人李钢、蒲华清、王川平、李元胜、冉冉、胡万俊、陈利民、谭朝春、雨馨、张渝、吴云彬、王俊,诗评家陈本益、向天渊、梁笑梅、张传敏、张立新、童龙超、余祖正、邱雪松、杨晓瑞、邓力、张全之、赵心宪、张德明、胡兆明、李应志、李祖德、胡登全等。此外,中国新诗研究所前办公室主任符忠荣、现办公室主任左凤丽、教学秘书许金琼以及部分学生代表也参加了座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