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风采

申再望——外语系73级校友

发布时间:2015-11-24 11:54:07     作者:    浏览次数: 次

申再望简介

      申再望是原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同志之子,是我校外语系73级学生。他现在既是一位资深翻译,对外文化交流专家,又是一位散文家,作家,诗人。散文《韩素音印象》获人民日报海外版征文比赛二等奖(没设一等奖,全国2人),评委为吴冷西、肖乾等人。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伍修权、雷洁琼、吴冷西、肖乾等出席颁奖式;他出版了散文集《生命之树长青》,翻译诗文集《古老的人民》、《雕鹄的荒野》、《时光的瞬间》等,翻译了电视专题纪录片《神秘的三星堆》、《大熊猫探秘》、《大理好风光》等。他曾经担任了中国新闻代表团秘书长访问朝鲜。1992年10月,申再望由中组部调派,前往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任外事部处长。他还担任了四川省晏阳初研究会副会长,四川省对外友好协会文化交流顾问,四川省休闲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等职。四川国际电视节经国家广电总局批准成为国家级电视节,1991年开始每两年举办一届,现已成为亚洲最有影响力的国际电视节,也是世界四大电视节(另外三个是法国夏纳电视节,美国全美电视节,加拿大班夫国际电视节)之一。举办四川国际电视节是申再望最先提出的创意并牵头负责举办。他还曾协助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两任主任傅高义教授完成被美国学界称为里程碑式的著作《邓小平时代》的撰写。

从事外事工作

      申再望作为一位资深翻译接待不少外国元首和政要,他参与接待了美国副总统布什、接待过访川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和王后奥莉维亚,瑞典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是国王的老师,经他的推荐,瑞典国王选定访问四川,游览青城山。在青城山,申再望与马悦然交替为国王和王后翻译介绍景点。还接待了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扎伊尔总统蒙博托、泰国公主诗琳通以及圭亚那总理、挪威议会议长、加拿大外交部长等重要外宾,还以个人名义到美国访问了老布什总统。

      申再望除了接待不少外国元首和政要,还接待了许多外国著名作家、记者和友好人士,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申再望曾多次接待英国女作家韩素音,与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的友谊始于索第一次访问四川,申再望与他谈了很多关于文化的话题。申陪同索到成都锦江剧场看川剧《御河桥》,把剧中唱词一句句翻译给索,索十分感动,说他生平第一次有这样的特殊经历,看外国"歌剧",有人现场为他翻译了两个多小时。索很满意申再望的翻译,又提出要到电影院看中国电影,于是他们到和平电影院看了一部反映青年爱情生活的片子《当代人》,影片的主题曲是佟铁鑫演唱的《年轻的心》,索看了电影很高兴,他说申再望为他打开了了解中国年轻人的一扇门。之后索尔兹伯里为写作《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再次访四川,申再望为他的采访去了泸定桥、夹金山、红原草地,一路做准备,向索尔兹伯里介绍了长征的许多背景情况,并送给他杨成武写作的回忆录《长征》。索尔兹伯里的著作出版后在中美两国产生巨大影响,广受好评,他写信给申再望,感谢申为他的写作提供的诸多帮助。

      申再望接待了美国著名记者白修德,白修德曾于抗战期间担任美国《时代》周刊驻重庆记者,写了大量中国战地报道,访问延安后写了《中国的惊雷》一书,正面报道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八路军对日抗战。

      申再望与以色列女诗人巴-谢娃相识于斯洛文尼亚的度假胜地、湖边小城布莱德。当时申再望访问南斯拉夫,应南斯拉夫笔会邀请,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出席了国际笔会第21届年会。巴谢娃是国际笔会的以色列代表,通过南斯拉夫诗人波格丹的介绍,申再望与巴-谢娃一见如故。当时中国与以色列没有建交,申再望冒着风险与巴-谢娃开始了通信联系。很巧的是,巴-谢娃与韩素音是多年的朋友,通过韩素音介绍,巴-谢娃对申再望有了更深的了解和信任。巴-谢娃在以色列是家喻户晓的诗人、教育家,申再望应邀访问以色列时,巴-谢娃安排申再望会见了以色列各界人士。申再望邀请巴-谢娃访问四川,出席陈毅元帅诞辰百年诗歌音乐会。申再望将陈毅的《冬夜杂咏四首》译为英文,再由巴-谢娃译为希伯来文。巴-谢娃在中国朗诵陈毅诗词引起巨大反响,这是中国和以色列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件盛事,巴-谢娃赞赏申再望功不可没。

      申再望与加拿大友人文幼章的交往令人回味。文幼章是加拿大传教士的后代,出生在四川,对中国人民一往情深,一生从事同情和支持中国争取民族解放和自由和平的事业,毛泽东、周恩来曾多次接见他。上世纪80年代文幼章到四川访问,申再望负责接待,陪同他旧地重游华西坝和乐山市。文幼章对申再望说,小申,看到我的第二故乡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就像在做梦一样。文幼章把他的传记中文版赠送给申再望,并签名留念。文幼章去世后,根据他的遗愿,他的骨灰由儿子文忠志送回四川,撒在乐山的江水中,申再望参加了抛撒骨灰的仪式。申再望对文幼章一生的执著精神感念不已,他写下了追思文幼章的文章,发表在全国友协面向全球发行的〈友声〉杂志上,让友谊之声扣响世人心弦。

 

参与香港回归工作

      1992年10月,香港回归祖国进入关键时期,申再望由中组部调派,前往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任外事部处长。当时的香港,可谓风云莫测,暗潮涌动,形势复杂,斗争尖锐。新任的英国驻香港总督彭定康执意与中国政府对抗,为香港回归设置了许多障碍。敌对势力在香港煽风点火,妄图搞香港独立。申再望在外事部的工作主要负责与外国媒体联系,处理记者采访新华社负责人以及赴中国内地采访的申请,与记者会面谈话,接受记者的电话询问等。每天上班,外国记者的电话不断,询问中方对香港发生的重要事件的态度,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有些问题很刁钻,有些问题设陷阱,需要保持高度的政治敏锐和足智多谋,来应对问题的回答。为了应付媒体的各种提问,申再望每天都在看完午夜新闻之后才入睡,以便在次日早晨将问题梳理一遍,打好腹稿,有备无患。美国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CNN总裁特纳到香港拜会新华社社长周南,都是由申再望负责联系和安排。在申再望看来,这些传媒大亨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态度强势、言辞犀利,反而是非常注重会见的礼仪,讲话的措辞,他们不会把想说的话和盘托出,而是视机而谈,如果某个话题不顺,立马转到另一个话题。申再望由此悟到,在国际间重要的会谈场合,应该把握的谈话氛围和言语分寸。

      新华社的办公大楼,处在香港伊丽莎白体育馆和AIA大楼的夹围之中,申再望先后在两间办公室工作,窗口正对两座大楼,每天要承受英国和美国方面电子监听发射的电波,这种电子辐射对人的身体特别是大脑有极大的损害,正对AIA大楼的那间办公室,在申再望赴港之前,曾有两名工作人员先后因脑疾病去世,疑与辐射有关。但是为了香港回归,新华社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以祖国和民族大业为重,这是申再望信守的原则。

      1997年7月1日,香港迎来了洗刷百年耻辱的一天。新华社领导派给申再望的重要任务,是接待和陪同邓朴方参加回归庆典。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治港方针,受到香港人的拥护和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虽然他没能看到香港回归的一天,但是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这就是邓朴方来港参加回归庆典受到港人尊敬和欢迎的原因。交接仪式令世界瞩目,申再望陪同邓朴方进入会场时,许多人向邓朴方致意。申再望是四川省仅有的两位进入现场参加交接仪式的人,另一位是四川省省长张中伟。

      1997年末,申再望从香港回到成都,担任四川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厅级巡视员,开始了民间外交生涯。

      1998年申再望随中国友好代表团访问美国,出席世界友好城市大会,在中美友城讨论会用英语发表讲话,得到美国各友好城市代表一致好评。大会期间在中国驻美大使馆的领导下,坚持原则、寸土不让,与台湾分裂势力展开斗争,申再望撰写的访美报告得到全国友协领导肯定并上报中央。

 

学术访问和交流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申再望应邀对世界多个国家的高等院校进行学术访问,开展学术交流,成果斐然。 

      1986年,申再望应邀访问美国密西根大学的中国研究所,会见了名誉所长、美国首任驻华大使伍德科克,讨论了中美关系问题;

      2000年,申再望应邀访问菲律宾国立大学,会见了校长,双方讨论了开展区域经济研究和成人教育的合作项目。

      2002年,申再望应邀访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和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与两校国际合作部讨论了合作培训政府公务员项目,并与悉尼大学和墨尔本大学的教育学学者进行了会谈。

      2005年,申再望访问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与该所研究员讨论了台湾时政研究和两岸关系问题。

      2008年,申再望应邀访问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与两任主任傅高义、麦克法考尔座谈中国时政专题。麦克法考尔是英国学者,研究中国文革的专家,在哈佛大学开设文革课达十余年,为世界公认的中国文革问题权威学者。他向申再望赠送了他签名的著作《中国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三卷。申再望访问了美国罗得岛布赖恩特大学,与校长、副校长座谈了故宫漱芳斋在布赖恩特大学校园复建的相关话题以及民间收藏与研究专题。申再望还访问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图书馆,这座图书馆以收藏美国诗歌创作原稿和版本著称,申再望与馆长座谈了历史档案收集与整理专题。

      值得一书的是申再望与美国哈佛大学著名教授、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第二任主任傅高义的交往。傅高义是世界公认的美国研究日本、中国问题的权威学者,他在写作《邓小平时代》一书的过程中,于2007年12月来四川考察,经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肯塔基州立大学亚洲中心主任司昆仑教授介绍,认识了申再望,申再望陪同傅高义访问了成都建川博物馆,两人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傅高义对申再望在文革中到南昌看望邓小平的亲历非常感兴趣,因为那段时期见过邓小平的人极少。他一面交谈,一面做笔记。他提了很多问题,认为申再望的回答是可信的。2008年5月,申再望有机会访问哈佛大学,傅高义在哈佛大学教授俱乐部招待申再望午餐,该俱乐部是哈佛大学的高级场所,据说在此用餐是对访者最高的礼遇。午餐之后,傅高义带申再望去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拜访麦克法考尔。傅高义每年都给申再望寄来贺年卡,卡上有他的中英文签名。

      傅高义十分感谢申再望对他写作《邓小平时代》提供的背景介绍、回忆文章以及在南昌邓小平住所拍摄的照片。他在《邓小平时代》一书叙述了申再望探望邓小平的史实,并在本书的前言中把申再望列为受采访者之一。2013年1月,《邓小平时代》简体中文版在北京发行,初版50万册被预订一空,申再望把这一消息告诉傅高义,他高兴地回邮件说:"谢谢你的告知,这真是开了一个好头。"申再望随即写作《你好,傅高义》的文章,回忆他与傅高义的交往,文章在《成都日报》发表,经海内外多家网站转载,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

      2013年4月傅高义再访成都,申再望应约到他下榻的酒店看望,当申再望拿出沉甸甸的中文版《邓小平时代》,傅高义高兴地签名。是啊,这本被美国学界称为里程碑式的著作,傅高义写了整整十年,十年磨一剑,来之不易。傅高义在写作这本书的过程中,曾对申再望说,他的书已基本完稿,但他内心有点纠结,因为书中涉及一些敏感话题,他担心有些中国朋友会感到不安。申再望对他说,这些话题无法回避,只要你讲述客观事实,你的中国朋友们会理解的。傅高义一直记着申再望对他讲过的这段话,认为这是一位中国朋友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世界上最难得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信任的基础是对真理的坚持、对事实的尊重。

勤奋笔译写作,终有收获

      申再望尝试翻译的第一篇美国文学作品,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施咸荣向他推荐的约翰 厄普代克的短篇小说〈毕业〉,这是厄普代克的处女作,在中国少有人知。申再望将译文寄给施咸荣以后,施教授作了细致的修改,并将修改稿寄回给申再望,要申再看一看。申再望对"俄狄浦斯情结"这个词的翻译修改提出异议,施咸荣再次回信,说明这个词不仅有恋母情结的含义,也包含恋父情结的意思。这篇译文在施咸荣主编的〈美国文学研究〉季刊刊登,该刊由山东大学出版。施教授把刊物寄给申再望,鼓励他翻译更多的文学作品。

      因工作要求,申再望开始编辑画册。1991年,申再望主编了《四川》画册并撰写了序言,1992年,他主编了大型画册《西南丝绸之路》,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画册在国内外产生很大影响,曾在香港国际书展展出,并被香港大学图书馆等收藏。迄今仍为国内外研究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文献。

      申再望的翻译作品开始扩展到影视领域,四川电视台和云南电视台先后请他翻译电视专题纪录片《神秘的三星堆》、《大熊猫探秘》、《大理好风光》等。有的纪录片还请他录制英语解说。申再望通过对影视片英文字幕的研究,发现影视片的英文台词不能原文照译,而要尽量简化,长句变短句,否则观众来不及看完字幕,画面就过去了。这一研究结果对他翻译影视片颇有帮助。

      申再望在香港工作期间,持续写作关于香港的散文随笔,在国内报刊连载。散文《清风满袖 潇洒人生》,抒写了香港政界领袖范徐丽泰的爱国情怀,这篇文章在北京获第二届全国妇女期刊好作品二等奖。

       申再望从香港回来后,出访工作趋多。他开始通过散文随笔,记叙异国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现象,1999年至2001年,申再望访问以色列、智利、巴西、阿根廷的5篇散文随笔陆续在北京《当代世界》发表,该刊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办,是中国期刊协会全国百家期刊之一。其中随笔〈探访基督的足迹〉是90年代中国少见的对西方宗教文化的正面探讨,〈哭墙行〉则叙述了犹太民族两千年遭受的深重苦难以及对耶路撒冷真实历史的追索,这些基于史实、独立见解的文章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强烈兴趣,也引出异议。申再望写作的《暮色中的阿连德》重提阿连德之死疑案,解析了阿连德执政失败的国际背景和国内原因,这篇文章被北京《作家文摘》转载,并被收入一些检索文库。

      申再望对于诗歌有特别的爱好,他读了很多中外诗集,获益甚丰。申再望最喜爱的外国诗作有拜伦的《恰尔德 哈罗尔德游记》,泰戈尔德《飞鸟集》,惠特曼的《草叶集》、马雅可夫斯基的《列宁》以及聂鲁达诗集。他喜爱的中国诗人是郭小川。80年代初他在四川大学西南高校教师进修班学习期间,主课教师卡琳福德是剑桥大学硕士毕业生,主修诗歌。这位教师在授课中喜欢朗诵英诗名篇,给申再望许多熏陶。中国诗人流沙河、马丽华等,都曾签名送诗集给申再望。

      申再望的第一本译作是以色列女诗人巴-谢娃的作品〈古老的人民〉,2003年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巴谢娃的诗作是希伯来文,由一位著名的以色列教授译成英文。申再望感觉英译文比较浅白,缺乏诗歌的音律和韵味,便花了许多心思来翻译,尽可能发挥中文词汇量丰富、含义深邃细腻的特长,力求把诗歌译得更美一些。申再望曾写到:"对我来说,翻译芭-谢娃的诗篇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从字面上看,英译诗遣词简单,表意朦胧,甚至有点抽象模糊,细细回味,又觉得苦涩、深沉。我不得不尝试通过回忆与联想,来揣摩和解读某些诗句复杂而隐讳的含义,尽管如此,仍然有不尽人意之处。为便于中国读者理解,我在忠实原文的基础上,作了一些字句的润色。"

      初稿完成后,申再望寄给英国老朋友秦乃瑞审定。秦乃瑞是著名汉学家,爱丁堡大学教授,中国文坛名人陈西滢、女作家凌叔华的女婿,中英文造诣很深,他修改了申再望译文的几处小错,并在来信中夸奖说:"译得不错,在有些地方,中文的翻译比英文还好。。"得到秦教授的鼓励,申再望增强了对诗歌翻译的信心。这本书收入了巴-谢娃与以色列总理拉宾等人的通信以及大量的历史照片,是珍贵的以色列文学档案。申再望为这本书写了长篇散文〈雅歌与罡风〉,记叙了申再望与巴-谢娃的交往以及翻译这本书的经过。文章表达了对犹太民族苦难命运的深切同情,对犹太文明的景仰。

      〈古老的人民〉是一本设计独到、印制精美的书,曾参加过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并受到好评。这本诗集也得到出席斯洛文尼亚国际笔会的各国作家的喜爱和赞赏,被誉为"超出想象"。以色列驻华大使海逸达收到〈古老的人民〉后,给申再望写了一封信,信中说:"申先生,我向你表示感谢,谢谢你送来的书,让我分享它带来的欣悦。""我相信中国的读者们将会喜爱这本书,通过阅读更多地了解以色列。"

      2006年,申再望翻译的巴-谢娃献给巴金的诗在上海〈新民晚报〉刊登,此前申再望翻译的巴-谢娃又一部诗集〈雕鹄的荒野〉由四川出版集团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本诗集收入巴-谢娃访问四川宜宾李庄古镇和兴文竹海的诗,献给巴金的诗,还有她于2003年在成都举办的第7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朗诵献诗、与巴金胞弟、资深编辑李济生合影的照片。

      申再望曾写到:"《雕鹄的荒野》是一本耐人寻味的诗集,书中除了言简意赅的诗作,还有许多彩图,四川宜宾的茂林修竹,银瀑飞泉,竹排轻舟,梯田秀色,令人陶醉,而以色列的沉寂沙漠,枯草荒滩,秃山旱谷,嶙峋怪石,给人震慑,两者的强烈反差,带给读者视觉冲击和心灵沉思。芭-谢娃的诗告诉读者,以色列人民能够在沙漠瀚海中生生不息,需要多么坚强的精神支撑,多么惊人的辛劳付出。他们渴望绿色的春天,宁静的家园,可是上帝的许诺离他们如此遥远,民族的离散,精神的鞭笞,以神佑的名义传承给一代又一代,这是何等沉痛的背负,又是何其漫长的苦路啊。" 

      巴-谢娃托申再望把《雕鹄的荒野》中文版寄给巴金的女儿、上海文学期刊〈收获〉主编李小林,李小林又把书转给了李济生。李济生读后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在〈新民晚报〉发表回忆文章〈珍贵的异国友情〉,文中两次提到"申再望翻译的图文并茂的诗集",并引用了申再望的译诗〈有时会发生〉。李济生还两次给申再望来信,"祝译笔健旺"并赞扬申再望"不愧为外事工作者""功不可没也"。2007年,李济生的文章连同申再望的译诗和译文(巴-谢娃致李济生的信),收入由上海巴金文学研究会主办、陈思和、李存光主编、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一粒麦子落地--巴金研究集刊卷二》。

      2008年,申再望翻译的巴-谢娃第三部诗集〈时光的瞬间〉由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诗集除了巴-谢娃的诗,还收入了申再望与巴-谢娃、李济生、海逸达等人的通信,以及申再望的长篇回忆散文〈月光倾情 记巴-谢娃访问四川〉。申再望再次以中英文对照的方式写作散文,记叙了他陪同巴-谢娃访问四川、到绵阳市出席国际李白文化节以及访问成都的情况。这是巴-谢娃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访问四川,她回国后就患了重病,在临终前她还写了一首怀念中国友人的诗,让她的丈夫寄给申再望。

      2008年,北京奥运让每一个中国人感到自豪和振奋。浙江大学出版社决定出版一部中英文对照的图书《奥运奖牌上的中国文化》,请申再望担任英文译者。这部大型图书以精美的图片和考究的文字,展示了中国源远流长的玉文化和金石文化,由于涉及中国文明史的全过程,又以考古和文物研究为主线,加上和氏璧等历史故事,学术水准很高,翻译难度甚大。仅就"玉璧"一词的翻译,申再望就查阅了中外多种英文书籍,还为此请教了美国、英国的专家学者。这本书的出版,为北京奥运献上了一份特别的礼物,尤其受到外国读者的喜爱,很快销售一空。

      2008年,申再望的涉外散文随笔集《生命之树长青》由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这本书凝聚了申再望的前半生心血,分为《名人篇》、《友人篇》,《以色列篇》、《拉美篇》、〈瑞士篇〉、〈澳洲篇〉、《亚欧篇》、〈香江篇〉,共73篇文章,20余万字。中科院院士刘应明曾问他,为什么取这个书名,申再望回答,书名来自歌德名句"朋友啊,理论是暗淡的,生活之树长青。"马克思曾对燕妮说,他最喜爱这句诗。在英文中,"life"既有生活又有生命的意思,加之书中有一篇凭吊马克思墓的同名散文,就取了此名。

      申再望曾出访六大洲60个国家和地区,仅访问美国就达11次之多,每到一地,他都是白天奔波,夜晚挑灯做详细笔记。他有一个心愿,把他在世界各地的所见、所闻、所思写出来,奉献给读者,可惜工作太多,没时间整理旅行札记,这个愿望迄今没能完全实现。申再望认为,写作〈生命之树常青〉一书,只是他攀登的第一座山峰,山外有山,征途尚远。

书写红色回忆

     进入新世纪以来,申再望与众不同的家世和个人经历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不少媒体向他约稿,要他讲诉老一辈革命家的故事,以及自己在动乱年代的亲历,这成为申再望写作的又一题材领域,无心插柳柳成荫,他的作品在海内外都产生了影响。关于这类题材,申再望最早的作品是〈风雨潇潇,往事历历,回忆母亲肖里〉,这部长篇回忆,记述了肖里在动乱年代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迫害致死的经过,申再望在写作过程中几度热泪流淌,悲愤不已。这篇回忆录在成都的几家报纸连载发表后,引起许多读者共鸣,被称为"催人泪下的伤痕文学",不少人希望回忆录能够出书,可是由于题材敏感的原因,书至今没能出版。

      2001年是陈毅元帅诞辰100周年,申再望受命撰写纪念陈毅元帅百年诞辰诗歌朗诵音乐会演出台本,他再次细读了陈毅诗集,选出代表陈毅元帅光辉一生的数十篇诗歌,以包含深情的文字加以串接,挑选相关歌曲,使整个台本大气恢宏,沁人肺腑。陈毅元帅的长子陈昊苏审看了台本,批示说写得好。陈昊苏和家人出席观看了在成都的诗歌朗诵音乐会,对纪念演出给予充分肯定。

      2004年,为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申再望应约稿在香港《文汇报》发表回忆文章《我在邓伯伯家过新年》,记叙他和妹妹在1972年新年之际到南昌探望邓小平一家人的经历。邓小平的女儿邓榕曾在回忆录《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中记载了这段往事,并说这是他们家迁到南昌以后,第一批登门探望的小客人。邓小平听了申再望和他妹妹讲述母亲肖里的不幸遭遇,十分难过,亲自下厨为申再望和他妹妹炒菜做饭。由于香港《文汇报》在内地的读者不多,这篇文章远不及后来在《学习时报》发表带来的广泛影响。

     2007年,申再望在重庆大学出席全国休闲与社会进步学术研讨会期间,碰巧与中央党校教授、邓小平理论研究专家沈宝祥同住一室,晚上聊天,说到在南昌的往事,沈宝祥很有兴趣,当即要申再望把文章寄给他。经沈宝祥推介,这篇文章在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发表,当即被全国各家网站转载,至今人民网等主流网站仍然有这篇文章的链接。美国学者傅高义对这篇文章的评价是,具有历史价值,读后令人感慨。

      应香港《文汇报》约稿,申再望写作了另一篇回忆文章《亲历香港回归》,记叙在港接待邓朴方的经过。其实香港回归大典刚结束,香港《文汇报》就约过申再望写稿,但当时新华社有内部纪律,不能对当地传媒透露接待细节。因此过了好几年,申再望才动笔写了文章。由于是独家新闻,被新闻界认为很有价值。直到2008年,深圳一家报纸还转载申再望这篇文章。

       2009年,邓小平夫人卓琳去世,申再望写作了《怀念卓琳》,《成都日报》、上海《新民晚报》、深圳《晶报》、北京《中华文摘》、中国新闻网等报刊网站发表或转载, 申再望在这篇文章里深情回忆了卓琳与自己母亲肖里从延安开始的友谊,老一辈革命家为新中国的成立和建设做出的不朽贡献,晚辈们的崇敬之情和无尽思念。

      2009年,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申再望应约为上海《新民晚报》军事栏目组撰写回忆文章《青山无言,我的父亲李井泉》,这篇文章在《新民晚报》发表,并收入上海人民出版社的《我的父辈,开国元勋、开国元帅、开国功臣后代深情回忆》,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为此书作序;《党史文苑》等刊物转载。〈青山无言〉这篇文章披露了三年困难时期四川为支援京沪和全国而调出大批粮食的真相,还原了李井泉顾全大局、执行中央决定、并忍辱负重、勇于承担责任的历史事实。

      同年,申再望应斯里兰卡友人约稿,用英文写作了《为人民服务鞠躬尽瘁》的文章,在斯里兰卡的政治刊物发表,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李井泉为新中国的诞生出生入死的浴血生涯。

      2011年,党中央决定举办座谈会纪念李井泉同志诞辰一百周年,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李井泉百年诞辰纪念文集》,申再望任该书副主编,申再望的两篇回忆文章《梦回延安》和《青山无言》收入纪念文集。纪念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文集赠送给出席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吴邦国、政治局委员王兆国、副委员长李建国等中央领导,以及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邓小平、任弼时、贺龙、陈毅、聂荣臻、徐向前、彭真、万里、陆定一、习仲勋等人的子女。纪念文集收入了了毛泽东署名赠送给李井泉的《马列主义五大名著》的题字和书的照片,这本具有历史价值的精装书由李井泉交给申再望保存至今。纪念文集被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收藏。

      2012年,申再望的养母申国藩去世,享年101岁,这位老红军1926年参加革命,有86年党龄。2011年是建党90周年,根据中组部统计,参加过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党员全国仅余20人,申国藩是其中之一,四川省唯一。申再望写作了长篇回忆文章《百岁老人申国藩的革命人生》,在《成都日报》发表。申国藩去世后,她的老战友、习仲勋的夫人齐心打来电话致哀。近几天,齐心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提到李井泉当他们俩的证婚人一事。

      同年,申再望应约写作了《挥师南下战旗红》的文章,记叙了李井泉在西柏坡会议期间接受毛泽东的当面部署,与贺龙率军南下解放成都的战斗历程。这篇文章被收入《山西南下纪念文集》。

      2013年,申再望应美国中文版《世界英才》杂志约稿,写作了《李井泉挥师战敌顽》的长篇文章,回顾了李井泉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自17岁参加南昌起义始,历经井冈山斗争、二万五千里长征、开辟大青山抗日根据地、率军南下解放四川的卓越功勋。

      申再望的红色记忆中包含了太多的往事,他曾在中南海、北戴河多次见到毛泽东、刘少奇,曾当面聆听周恩来、邓小平的教诲,曾随同贺龙视察西昌、攀枝花的三线建设,还与彭真、陈毅、乌兰夫、罗瑞卿等人的子女有过交往。这些故事,有一天他会写出来,与读者分享。

      申再望是一个低调而谦虚的人,也是一个简朴的人。他认为自己只是大时代的一个普通人、亲历者、幸存者,所做的事微不足道。对于母校,他最想说的话,是感谢恩师,感谢同学,学海无涯,仍须努力。